摘要:



湘西大山深处有个很小的麻疯康复村,村里生活着5个老人,他们是这个曾经闻之色变的麻风村剩下的最后几个康复者。他们大多严重残疾,行走不便,生活难以自理,日子过得十分艰难。

74岁的王柏奎是这个村里最艰难的一位康复老人。他的残疾程度高,四肢全部受损,根本不具备生活自理的基本条件却在顽强自理着。

患病前,他在老家成了家,媳妇是个正常人,现在也70多岁了,这几年,有时候会过来看护他,帮忙做做饭,我们去的时候,他老婆回家了,那边也有需要操心的事情,何况她身体也不好,王伯只好自己继续生活,这样的活法他已经习惯了。

我们有心帮他装上假肢,就问他愿意不愿意。

他听了,连连摆手:不要啦,我都快死了,不要再用钱了。


我们一大早在镇上给每个老人买了一斤猪肉,王伯很开心,又无法把一大块肉弄熟,就请刘奶奶的儿子小陈帮忙切成小块。王伯开始烧火。

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艰难一幕:他爬到炉灶边,用没有手的手,很巧妙地抖出一根火柴,两个膝盖夹住火柴盒,两“手”夹住火柴,划燃,再引燃嘴里叼着的引火棒,这是向日葵的杆子,用水浸泡后压扁,破开成一根根,摆在灶台上,用来引火。王伯接着又用引火棒引燃一个塑料袋,再引燃金银花的枯枝,那是上次大学生们为他捡回来的,晒干了,较容易点燃……

王伯说,这边的柴很贵,要请人去砍,一天的工钱120元,如果包吃,也要80元。

从山上回来再去看王伯,他刚刚洗完衣服,极为艰难的趴在地上,一“手”撑地,一“手”推动木盆,推到一根斜撑着的竹竿前,用两“手”夹起衣服,搭在竹竿上,衣服就那么湿淋淋的挂上去,他根本无法拧干,然后,再把木盆推回屋子。

临走时,文坚塞给王伯100元钱,让他去买点柴。他眼眶红了。我们走了几十米,再回头向他挥手告别,看到王伯正在擦泪。


离开康复村,心情很沉重,应该尽快行动,让王伯站起来。

回广东后,我特意去了一趟假肢中心,给杜神父看了王伯的录像,记录了王伯生火做饭的全过程。我问,能不能装假肢。神父说,要看老人的身体和年纪,下次争取去看看他,如果能装,先要截肢,截肢后要有人护理一段时间。

当神父听我说到那个康复村,5个老人中有4个在地上爬,就当即送给我4副专用的护膝,着地部分是厚厚的鞋底,使用安装很方便。

再次来康复村,是中秋前夕。我们在长沙买了月饼,又临时集资买了1000斤木炭,带上了那4副护膝,晓玲还带上了很多毛衣和棉衣。

哪知道,一到村里,就意外听到王伯去世的消息,文坚当场伤心落泪,晓玲和刘奶奶一直安慰她。上次录像时,文坚就再三嘱咐我,尽快给杜神父看,如果有希望,我们再捐款,哪知道,她满心欢喜赶来,为这个艰难爬行的老人送来一点方便,还有一丝站起来的希望,怎知,老人就这样匆匆离去……

我默默来到王伯的房前,院子里那根晾晒衣服的竹竿已经掉在地上,门上没锁,用一根电缆线栓着两扇木门,门外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爆竹屑,门上对联犹在,上面写着:一帆风顺吉星到,万事如意步步高。

小陈说,王伯死得很意外,他爬着去看稻田,发现灌溉的水流被杂草堵住,就弯下身子去整理,怎知道,一头栽倒水田里,大家发现,赶紧把他抬出来,打通电话,医生很快赶来……不过,王伯还是走了,离开了这个让他痛苦了一生的人世




这样的点火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根本不敢相信




做饭是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





他爬到罗奶奶的屋子找我们,让我们去看看电灯开关,拉不亮了





爬着去晒衣服





因为神经麻木,他的手经常被炉火烧伤





三个老人戴上了护膝,都很开心。可惜,王伯没有来得及用上……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